跳至主要内容

字里图间-香港印艺传奇

一楼 专题展览馆五
2020年10月7日 – 2021年2月22日

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及香港版画工作室联合主办
香港文化博物馆及香港版画工作室联合筹划
香港版画工作室策展

在电脑排版及柯色印刷尚未出现的年代,你可否想象到书本、海报或其他印刷品,究竟是如何制作出来的?「字里图间-香港印艺传奇」为大家发掘活字印刷及平版石印这两种传统印艺的有趣故事。展览除了向观众展现快将失传的印刷技术,亦介绍年青设计师如何以创意为活字及活版印刷带来全新面貌,设计出新一代的印刷品。

展览追溯到19世纪初,马礼逊从英国来华传教,开启了近代中文活字发展。当时,由英华书院研发铸造的明体字称为「香港字」,被誉为是最美的中文活字,更远销海外各国,其踪影见于理雅各翻译的《中国经典》、罗存德编撰的《英华字典》、王韬的《循环日报》及孙俊臣为澳洲华工出版的《无师自晓》自学英语手册。

平版石印则于1826年传到中国,因制作时间比雕版木刻短,而且成本比活字印刷便宜,在短短数十年间已被广泛采用。1884年,上海《申报》出版首份以图像为主的新闻刊物《点石斋画报》,以平版石印带领读者从文字叙事走向图像叙事的新世界。1930年代,五彩石印海报盛行,以仔细分色、制版、套色施印技术,把读者从单线勾勒的世界带至活色生香的观感世界。

时至今天,平版石印发展成柯式印刷,成为印刷业的主流;活字印艺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,不少年轻一代探索传统印艺与现代设计结合的可能性,为传统工艺注入新生命。

「20/20香港版畫圖像藝術展」及「字裡圖間 — 香港印藝傳奇」展覽特備節目

欢迎下载展览小册子

 

展品精选

亚洲石印局在1926年印制的《远东杂货》五彩石印海报

亚洲石印局在1926年印制的《远东杂货》五彩石印海报

香港历史博物馆藏

 

荷兰莱登国家民族学博物馆收藏1860年的「香港字」铅制字模及2020年于荷兰韦斯特赞铸字工房基金会重铸的「香港字」铅字。

荷兰莱登国家民族学博物馆收藏1860年的「香港字」铅制字模及2020年于荷兰韦斯特赞铸字工房基金会重铸的「香港字」铅字。

 

活字的排版工序十分考功夫,每一粒字,以至每个字距和行距,也要用铅粒及铅片拼出,要求精准。
活字的排版工序十分考功夫,每一粒字,以至每个字距和行距,也要用铅粒及铅片拼出,要求精准。
 

活字的排版工序十分考功夫,每一粒字,以至每个字距和行距,也要用铅粒及铅片拼出,要求精准。

 

1960年代德国生产的「海德堡风喉照镜印刷机」,在20世纪中叶的香港活版印刷铺中常见,现于香港版画工作室,仍可正常运作。

 活字的排版工序十分考功夫,每一粒字,以至每个字距和行距,也要用铅粒及铅片拼出,要求精准。 1960年代德国生产的「海德堡风喉照镜印刷机」,在20世纪中叶的香港活版印刷铺中常见,现于香港版画工作室,仍可正常运作。

 

德国传教士罗存德出版的《英华字典》,是首部以「香港字」在香港排印的两文三语字典,收录近代新词汇,记录语言的发展。

德国传教士罗存德出版的《英华字典》,是首部以「香港字」在香港排印的两文三语字典,收录近代新词汇,记录语言的发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