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主要內容

字裡圖間 - 香港印藝傳奇

一樓 專題展覽館五
2020年10月7日 – 2021年2月22日

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及香港版畫工作室聯合主辦
香港文化博物館及香港版畫工作室聯合籌劃
香港版畫工作室策展

在電腦排版及柯色印刷尚未出現的年代,你可否想像到書本、海報或其他印刷品,究竟是如何製作出來的?「字裡圖間-香港印藝傳奇」為大家發掘活字印刷及平版石印這兩種傳統印藝的有趣故事。展覽除了向觀眾展現快將失傳的印刷技術,亦介紹年青設計師如何以創意為活字及活版印刷帶來全新面貌,設計出新一代的印刷品。

展覽追溯到19世紀初,馬禮遜從英國來華傳教,開啟了近代中文活字發展。當時,由英華書院研發鑄造的明體字稱為「香港字」,被譽為是最美的中文活字,更遠銷海外各國,其蹤影見於理雅各翻譯的《中國經典》、羅存德編撰的《英華字典》、王韜的《循環日報》及孫俊臣為澳洲華工出版的《無師自曉》自學英語手冊。

平版石印則於1826年傳到中國,因製作時間比雕版木刻短,而且成本比活字印刷便宜,在短短數十年間已被廣泛採用。1884年,上海《申報》出版首份以圖像為主的新聞刊物《點石齋畫報》,以平版石印帶領讀者從文字敘事走向圖像敘事的新世界。1930年代,五彩石印海報盛行,以仔細分色、製版、套色施印技術,把讀者從單線勾勒的世界帶至活色生香的觀感世界。

時至今天,平版石印發展成柯式印刷,成為印刷業的主流;活字印藝被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,不少年輕一代探索傳統印藝與現代設計結合的可能性,為傳統工藝注入新生命。

「20/20香港版畫圖像藝術展」及「字裡圖間 — 香港印藝傳奇」展覽特備節目

歡迎下載展覽小冊子

 

展品精選

亞洲石印局在1926年印製的《遠東雜貨》五彩石印海報

亞洲石印局在1926年印製的《遠東雜貨》五彩石印海報

香港歷史博物館藏

 

荷蘭萊登國家民族學博物館收藏1860年的「香港字」鉛製字模及2020年於荷蘭韋斯特贊鑄字工房基金會重鑄的「香港字」鉛字。

荷蘭萊登國家民族學博物館收藏1860年的「香港字」鉛製字模及2020年於荷蘭韋斯特贊鑄字工房基金會重鑄的「香港字」鉛字。

 

活字的排版工序十分考功夫,每一粒字,以至每個字距和行距,也要用鉛粒及鉛片拼出,要求精準。
活字的排版工序十分考功夫,每一粒字,以至每個字距和行距,也要用鉛粒及鉛片拼出,要求精準。
 

活字的排版工序十分考功夫,每一粒字,以至每個字距和行距,也要用鉛粒及鉛片拼出,要求精準。

 

1960年代德國生產的「海德堡風喉照鏡印刷機」,在20世紀中葉的香港活版印刷鋪中常見,現於香港版畫工作室,仍可正常運作。

 活字的排版工序十分考功夫,每一粒字,以至每個字距和行距,也要用鉛粒及鉛片拼出,要求精準。 1960年代德國生產的「海德堡風喉照鏡印刷機」,在20世紀中葉的香港活版印刷鋪中常見,現於香港版畫工作室,仍可正常運作。

 

德國傳教士羅存德出版的《英華字典》,是首部以「香港字」在香港排印的兩文三語字典,收錄近代新詞彙,記錄語言的發展。

德國傳教士羅存德出版的《英華字典》,是首部以「香港字」在香港排印的兩文三語字典,收錄近代新詞彙,記錄語言的發展。